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發布搜索
背景:
閱讀文章:

被幻象遮蔽的“美” ——關于“技術美”的思考

[收錄:2016-01-28] [作者:趙士萌] [服務:論文代寫代發] [字體: ]
內容摘要:被幻象遮蔽的“美”
——關于“技術美”的思考
趙士萌 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
摘要:作為“美”的一種形態,技術美與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科學美在根本層面上并無不同,皆處造化之中,同為“幻象”。唯一“念”字,乃技術美之內核,道通合一、生生不息,生命之本源皆“現”于此。本文以“念”這一概念為切入點,解讀技術美的內涵和外延,探究技術美的本源。
關鍵詞:&l...

被幻象遮蔽的“美”

——關于“技術美”的思考

 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

摘要:作為“美”的一種形態,技術美與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科學美在根本層面上并無不同,皆處造化之中,同為“幻象”。唯一“念”字,乃技術美之內核,道通合一、生生不息,生命之本源皆“現”于此。本文以“念”這一概念為切入點,解讀技術美的內涵和外延,探究技術美的本源。本文由教育大論文下載中心www.hhrpin.live整理

關鍵詞:“美”;念;技術美;幻象;遮蔽

 

萬物皆由“道”幻化而成,如老子《道德經》中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其“道”即美也,換言之,萬物“皆為美之幻象”。

一、 作為幻象的“技術美”

作為“美”的一種形態,技術美與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科學美在根本層面上并無不同,皆處造化之中,同為“幻象”。作為幻象的“技術美”是大工業生產時代的衍生“品”,是具有鮮明時代特征的社會美。技術美雖從屬于社會美,卻又與之有著很大的不同。首先,社會美的理論指向是日常生活層面中的“人”,也就是日常生活層面的審美,即人們以審美的眼光觀照意象世界。而技術美則以“人的需求”作為理論核心點,是社會生活中“人需求下的審美與創造”。換句話說技術美擴充了社會美的內涵和外延,在原有“審美”功能的基礎上增加了“實用”功能,因此“技術美學”也可以說是基于社會美學基礎之上的“衍生美學”。

葉朗在《美學原理》中對“技術美”有了更為清晰的界定“技術美應該把實用功能與審美功能有機的統一起來。這種統一,就是功能美 。”。手工業時代的技術美實用和審美功能兼而有之,可以稱為技術美,而大機器生產復制時代造成了“實用和審美”功能的分離,因此不在技術美的范疇之內。

技術美中有兩個不能忽略的必要概念,一個是“技”,另一個是“術”。何謂“技”?提及“技”我們通常將其與“藝”連在一起,即“技藝”。古人云:“藝可通道”非妄言也。這里的“道”非“常道”,指的不是通常意義上的通道、途徑,而是“玄”、“美”之意,至此“技藝”其本質為“美”。而“術”的意義則直接指向了某些“人工技術”手段,這里的“術”指的是通過“人工手段改變“美”的形態。由此,“技術美”也就有了雙重含義,一是“技藝”層,一是“技術(手段)”層。換句話說“技術美”具有兩條轉化“美”的路向。

二、作為幻象內核的“念”

技術美通過兩種路向轉化“美”,其最終化成的兩種“美”本質上并無不同,而是其所化之“美”的力量大小不同而已。在兩者化“美”的過程中,大機器復制生產少了一個重要的中間環節,即“創作者”的興趣或者藝術感(美感、靈感、思考),也就是“美感、靈感、思考”的轉化,這里的“美感、靈感、思考”便可稱為“念”。“念”指萬物的力量觸動而產生的“正在生成的瞬間”,也可稱為正在發生的“生命”,這個“生命”便是念之根本。

“技術美學的出發點是人,是人的需求。 ”,所謂需求,即為念,“人的需求”其實是念之可衍生的原因。“技術美學的核心是審美設計(迪扎因)。所以技術美學又稱審美設計學。 ”,以“人的需求”為基礎的審美設計是“念”衍生出的偶然性的“作品”,設計創作中出現的靈感就是一般意義上的念。“念念不忘”道破了“念”的一個重要特性,即重復性,不斷重復而形成的人的某種記憶,設計創作中的“記憶”是另一意義上的“念”。由此,“念”既有瞬間性正在生成的特質,相應的也有在不斷往復中生成的記憶,而由“瞬間”和“記憶”共同建構的“念”便是審美設計(迪扎因)。造化萬物皆有念之所起,因“念”而起的設計美學并不僅僅是人類。從“念”的衍生這一層面上來說,技術美學的范疇也就相應的擴大了,比如電影美學、攝影美學等以“靈感、創意”而衍生出來的所有技術美學都可納入其中。

三、幻象的遮蔽

無論哪種形態的“美”都不可能將“美”完全的呈現出來,只是呈現的方式不同,對于“美”的遮蔽程度不同。相應的,人作為“道”、“美”的一個特殊中介,因為有了“念”而改變了“美”之自由流通的原初狀態,形成了“內念”和“外念”時刻運動不斷變化的特殊對抗狀態。

審美過程中“念”可衍生出外在的“念”和內在的“念”,兩者共同協作不斷轉化,并最終完成對“美”的認知。就此而言,我們不妨來看“手工業者”和“畫家”,從化“美”這一層面上來說其兩者并無本質的不同,而現實情況是后者被尊稱為藝術家前者則不是,究其根本其實是“外念”之所向,賦予了太多的社會倫理層面上的“價值”,用一種叫做“文化”的“外”圈進行了“社會約定”,由此形成了通常意義上的直觀感受:“畫家”要比“手工業者”高尚和富有魅力。其本質是用兩個社會標簽“手工業者”和“畫家”將兩種創造美的智慧者做了通俗意義上的區分,從社會價值倫理層面用“外念”向“內念”施壓,從而影響人們對“美”的正確認知。現今的“我們”成為了一個技術文化圈內的“新種群”,一個被異化的“自己”,并逐漸開始淡忘“我們”的本質。這已經不單純是對于現下文化產業的一種隱憂,而是一種不得不去面對的“技術馴化”的結果:“身”與“心”的分離。

總之,萬物皆為“幻象”,同于造化,同為“美”之形態,無本質之不同。而萬物何以有靈?皆“念”也,“念”乃靈之本,可衍生出無窮的生命力和創造力。審美過程中的“念”衍生出“外念”與“內念”,兩者處于時刻運動不斷對抗的狀態,影響著人們對“美”的認知。“需求的不斷膨脹”,催生出各種使“外念”愈加強大的“技術”,從而一步步遮蔽著最本質的“原初美”。

 

 

打印 | 錄入:yufeifei | 閱讀:1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關鍵詞論文內容作者  
橘子公园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