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發布搜索
背景:
閱讀文章:

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方法的內涵與應用——以《畫皮》的結構分析為例

[收錄:2016-01-28] [作者:胡陳堯] [服務:論文代寫代發] [字體: ]
內容摘要: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方法的內涵與應用——以《畫皮》的結構分析為例

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方法的內涵與應用——以《畫皮》的結構分析為例

 四川大學 外國語學院

摘要:神話是一種民間文學,是人類心靈結構外化的原始形態。法國著名人類學家列維-斯特勞斯從結構主義出發,發現了神話故事中普遍存在的“二元對立”結構,并進一步發掘人類心靈所共有的無意識深層結構。該文簡要地闡釋了列維-斯特勞斯結構主義神話學的理論內涵,并將其分析方法具體應用于《聊齋志異》中《畫皮》一文的結構研究,進而探討其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方法的建設性與局限性。本文由教育大論文下載中心www.hhrpin.live整理

關鍵詞:列維-斯特勞斯;神話學;結構主義;聊齋志異;畫皮

 

一、 神話與神話學

世界上的每一個民族都擁有自己的神話,人類從啟蒙階段開始,就無不為神話茫遠而宏大的背景所吸引,被神話中無所不能的英雄人物所鼓舞。然而我們卻通常忽略了一個實質性的問題——什么是神話?“神話是發生在史前,并為現代人類樹立行事規范的傳奇故事”,西方著名宗教史學家米爾恰•伊利亞德對神話作了這樣的定義。從詞源學的角度看,“神話(myth)”一詞來源于古希臘語中的“mythos”,原意為“語詞”、“話語”、“虛構的故事”等。而“神話學”中的“學”字則是從古希臘語中與“mythos”對應的“logos”而來,指潛藏在世間萬物復雜表象下的某種本質、秩序和規律,以及能完整表達事物內涵、本源和真理的相關思想和語文體系。因此,神話學作為一門人文科學,旨在通過對相關神話典籍的研讀,通過對各民族依靠口口相傳而得以保存的口頭神話材料的研究分析,探究神話瑰麗的表層形象下所蘊含的內部結構,進而發掘其深層次的審美意義和歷史意義,為研究早期人類社會的宗教制度、氏族形態和風俗習慣提供參考和佐證。

 

二、 列維-斯特勞斯結構主義神話學的理論內涵

列維-斯特勞斯是法國著名的人類學家和哲學家,也是被國際人類學界公認的結構主義領袖之一。列維-斯特勞斯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人類親族關系的二元對立、古代神話的結構以及原始人類的思維本質三大方面,其中對神話學的研究是其結構主義人類學的理論核心,對人類學、哲學和社會學等學科的發展都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列維-斯特勞斯首先在對親族關系的研究中發現了“二元對立”這一本質結構,繼而試圖進一步證明該結構也同樣存在于其他的文化載體中,這便促成了其對神話學的一系列研究。其著作《神話學》共分為四卷本。第一卷名為《神話學:生食和熟食》,列維-斯特勞斯獨辟蹊徑,以“生”和“熟”這一烹飪領域所存在的對立概念建立起一套完整而嚴密的邏輯架構。第二卷為《神話學:從蜂蜜到煙灰》,列維-斯特勞斯在第一卷的基礎上進一步從結構的角度對神話進行解剖,證明神話的內涵能夠超越第一卷中的經驗層面而進入到抽象的概念層面。第三卷是《神話學:餐桌禮儀的起源》,在該卷本中,列維-斯特勞斯分析了一系列有關禮儀的神話,探究印第安人在時間表達上的連續性和非連續性。第四卷為《神話學:裸人》,作者將南美和北美神話進行對比分析,強調科學知識在神話分析中的作用。

列維-斯特勞斯的結構主義神話學思想受到了諸多語言學家的影響,其中最主要是索緒爾和雅各布遜。索緒爾從語言學的角度出發,認為語言是一種無意識現象,個別詞的具體意義是在一個更大的關系體中產生的,詞要被放在系統中進行理解。列維-斯特勞斯的結構主義神話學和索緒爾的這一主張有著緊密的聯系,他認為神話同語言一樣,具有自身的規則,這種規則是按照一種無意識的符號所建構的邏輯運行的。因此,那些表面看似人物紛繁,背景宏大的神話,在對其進行結構分析之后都會呈現出一種集體的,無意識的邏輯,這種邏輯就是所謂的理性。于是列維-斯特勞斯認為神話是一種集體無意識的文化形態,它所傳達的是人類試圖解決生存中關于生與死、時間與永恒等一系列的根本性問題。

雅各布遜的思想對列維-斯特勞斯的影響則更為直接。雅各布遜認為任何一個單詞的構成都隸屬于一個既定的規則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字母之間的排列組合并不是隨意的。列維-斯特勞斯吸收了這一思想,并運用到對神話的分析當中。他常將神話故事中主要人物的名字分解為幾個獨立的詞素,再根據這些詞素的來源和語義來研究各氏族在社會等級體系中所處的位置,其特殊圖騰的含義及其制造器物的技術等一系列問題。

 

三、 神話的結構主義分析——以《畫皮》為例

總的來說,我們可將列維-斯特勞斯的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方法的具體步驟概括如下:首先將完整的神話故事分割成單獨的事件或片斷,再從中提取一些有意義的,能夠起到概括和引申作用的短語和句子,根據故事情節的發展順序和人物之間的關系把這些事件或片斷構建成一個結構清晰,邏輯合理的關系圖式,最后再依次解釋所列圖示中體現出的結構關系及其意義。

《聊齋志異》簡稱《聊齋》,俗名《鬼狐傳》,是中國清代著名小說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全書共含短篇故事491篇,情節基本都發生在冥界或仙境。其中的主人公雖大多是花妖狐魅,但卻是人類和人類社會的真實投影,揭露了人間慘淡的生活場景和人類痛苦的生活經歷。從文學的角度來看,《聊齋志異》是中國文言文小說集大成之作,具有極高的審美價值。無論是在情節發展還是人物塑造方面,都能引發讀者強烈的政治憤慨、道德感懷和藝術遐想。國內學術界對《聊齋志異》是否屬于神話這一議題一直頗有爭議,其文本形式和內容同典型的古典神話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英國漢學家沃納所編的《中國的神話與傳說》中也收錄了《聊齋》故事的英譯文五篇。本文僅將《畫皮》一文作為結構分析的文本材料,并不對《聊齋志異》的體裁進行深入探討。

《畫皮》是《聊齋志異》中具有代表性的篇目,故事講述了明朝末年的太原有個名為王生的書生,一日偶然在路上遇見一名無家可歸的女子,這女子生得年輕美麗,王生立即見色起意,決定把女子帶回家藏入密室,并要求妻子陳氏保守秘密。事實上,這美麗女子是一個專吃人心的惡鬼所化,每日畫皮于身以掩蓋本來的丑陋面目。后來,這妖精的真身被一道士識破,但道士心地善良,不忍殺生,就讓王生在家門口掛一把拂塵,想把她嚇跑了之。不料這妖精甚好面子,惱羞成怒之下挖了王生的心臟,隨即逃之夭夭。道士聞訊后大怒,遂用法術將這女妖擒拿。另一方面,王生之妻陳氏為救夫四處奔波,甘愿受吞痰之辱,卻也因此尋回王生的心臟,使其死而復生。

在了解《畫皮》一文的主要人物和故事情節之后,我們擬采用列維-斯特勞斯的結構主義神話學分析法對其進行較為系統的結構分析:首先將故事中對推動情節發展有重要意義的事件提取出來,并按時間先后順序概括為以下十個相對獨立的構成單位(神話素):

①女妖編造身世換取同情

②好色王生收留女妖

③陳氏勸王生趕走女妖

④道士設計驅趕女妖

⑤女妖怒而殺王生并其偷心

⑥道士收妖

⑦道士無力拯救王生

⑧陳氏尋得高人

⑨陳氏為救夫不堪受辱

⑩王生死而復生

 

接下來,我們以事件性質的相似性為標準,對這十個神話素進行分類重組,可以得到如下圖表格中所示的四個集合:

I.不幸 II.幸運 III.欲念驅使的行為 IV.道義驅使的行為

⑤女妖怒而殺王生并偷其心

 

⑦道士無力拯救王生

⑥道士收妖

 

⑧陳氏尋得高人

 

⑩王生死而復生 ①女妖編造身世換取同情

 

②好色王生收留女妖 ③陳氏勸王生趕走女妖

 

④道士設計驅趕女妖

 

⑨陳氏為救夫不堪受辱

在這個集合中,第一組所包含事件的共同性質是“不幸”,作者旨在通過對這些事件的描述來揭露人物的悲劇命運;與此相反,第二組事件則可以用“幸運”來形容,突出了情節由悲到喜的逆轉;從因果關系的角度來看,第三組事件的發生都是受到欲念的驅使,如女妖對人性的貪念,以及人對女妖的色欲;第四組事件則是道義驅使下的“正面教材”,頌揚了人類偉大的道義和愛情,烘托出人性的光輝。經過這一重組后我們不難看出,前兩組是宏觀的狀態,后兩組是具體的行為,故事的主線情節是由第一組(不幸)的狀態向第二組(幸運)轉化的過程,而第三和第四組事件則是達成上述轉化所必備的行為方式或條件。如果再進一步進行分析,我們可以發現第一組與第三組之間,以及第二組與第四組的事件之間都具有因果關系:第三組中受欲念驅使的行為是造成人物悲劇命運的原因,而第四組中受道義驅使的行為則是達成人物命運轉變的條件。上述便是筆者對《畫皮》一文深層結構的闡釋,作者通過對文本內在結構的構建來表現欲望對人性的荼毒,同時也從另一個角度歌頌了人性的忠貞和偉大。

 

四、 結構主義神話學的建設性與局限性

列維-斯特勞斯認為神話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符號系統,是人類內心結構外化的原始形態,是人類學最為常用的研究范本。他認為通過分析神話,我們能夠探知世界的秩序、人的起源、人的本性和人的最終命運。同時,我們還能夠全方位地剖析神話所源自的社會,發掘社會發展、文明進步的內在動力,并獲悉不同社會中的信念、習俗和制度存在的理由與意義。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通過研究神話總結出人類心靈的某些共同規律,這是一種突破,對神話本身的突破,也是創立哲學結構主義的重要依據。列維-斯特勞斯建構的結構主義神話學不僅深深影響著人類學,對社會學、哲學、語言學等學科的發展也有著深遠的促進作用。

以上是列維-斯特勞斯結構主義神話學理論的意義和積極影響,然而他的觀點也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質疑和否定。列維-斯特勞斯僅希望依托對神話的分析來找到全人類共同的思維結構,這樣以偏概全的設定從一開始就缺乏普遍適用性。其次,列維-斯特勞斯神話分析的素材大多局限于南北美洲和澳大利亞的神話,對世界其他地區(如東方)的神話鮮有涉獵,因此得出的經驗性結論也難以謂之全面。此外,還有學者指出列維-斯特勞斯的神話學理論過分拘泥于結構,其神話分析過分著重細節,對神話片段不厭其煩的提煉和甄別顯得過于繁瑣,從而忽略了人類學研究理應具備的整體性和歷時性。

總而言之,盡管列維-斯特勞斯的神話學研究具有明顯的弊端,但他為神話學和人類學進步所做出的杰出貢獻是毋庸置疑的。他為我們對神話的理解提供了全新的切入視角和科學縝密的研究方法,這種結構主義的分析方法至今仍被廣泛運用于哲學、人類學、文學批評乃至教學等諸多領域。我們應辯證接受其結構主義觀點,在研究中將細致的內部分析和全面的外部統籌相結合,并著重探究表層結構背后的理論實質和精神內涵。

參考文獻:

[1]董建輝. 列維-斯特勞斯結構主義神話理論[J]. 廈門大學學報(哲社版),1992.

[2]列維-斯特勞斯著,周昌忠譯. 列維-斯特勞斯文集3神話學:生食和熟食[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

[3]列維-斯特勞斯著,周昌忠譯. 列維-斯特勞斯文集4神話學:從蜂蜜到煙灰[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

[4]列維-斯特勞斯著,周昌忠譯. 列維-斯特勞斯文集6神話學:裸人[M] .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

[5]列維-斯特勞斯著,王志明譯. 憂郁的熱帶[M]. 北京:三聯書店,2005.

[6]蒲松齡. 聊齋志異[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7]王銘銘. 神話學與人類學[J]. 西北民族研究,2010.

[8]Claude Lévi-Strauss, Anthropologie structurale[M], Pocket, 2003.

[9]Claude Lévi-Strauss, L'anthropologie face aux problèmes du monde moderne[M], Seuil, 2011.

[10]Edmund Leach, Lévi-strauss, Seghers[M], 1970.

[11]Eliade,rêves et mystères, Paris : 1957, p. 22.

 

 

打印 | 錄入:yufeifei | 閱讀:1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關鍵詞論文內容作者  
橘子公园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