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發布搜索
背景:
閱讀文章:

淺析隱喻施喻者的認知構建

[收錄:2016-01-28] [作者:王婕 ] [服務:論文代寫代發] [字體: ]
內容摘要:淺析隱喻施喻者的認知構建
王婕 廣西大學行健文理學院
一、緒論
Lakoff & Johnson(1980)在《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中指出,隱喻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不僅存在于語言,還存在于思維和行動之中。我們平時的思維和行動所依據的概念系統在本質上是隱喻的。隱喻構建我們感知、思維和行動的方式。現代隱喻研究也已否定了隱喻的修辭性,認為隱喻是一種認知現象,是意義的一種創造過程,彰顯出人類的思維方式。在以往的隱喻研究中,學者們大多將重點放在隱喻及其意...

淺析隱喻施喻者的認知構建

王婕 廣西大學行健文理學院

一、緒論

Lakoff & Johnson(1980)在《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中指出,隱喻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不僅存在于語言,還存在于思維和行動之中。我們平時的思維和行動所依據的概念系統在本質上是隱喻的。隱喻構建我們感知、思維和行動的方式。現代隱喻研究也已否定了隱喻的修辭性,認為隱喻是一種認知現象,是意義的一種創造過程,彰顯出人類的思維方式。在以往的隱喻研究中,學者們大多將重點放在隱喻及其意義的解讀上,而對于施喻者在隱喻的認知構建過程中起的主導、主體作用研究甚少。語言中的隱喻是人創造的,也是其意義的構建者,本文致力于從隱喻的施喻者入手,探討隱喻及其意義的形成,并借助內省和思辨探討施喻者在隱喻過程中的認知構建。本文由教育大論文下載中心www.hhrpin.live整理

二、 文獻綜述

西方的隱喻研究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以亞里士多德的隱喻觀為代表,他在其著作《詩學》中說:“隱喻字是把屬于別的事物的字,借來做隱喻,或借‘屬’作‘種’,或借‘種’作‘屬’,或借用類比字。”法國哲學家、教育家、啟蒙思想家盧梭和德國哲學家、批評家赫爾德在《語言的起源》一書中認為人類語言的起始就是隱喻性的。第二個階段是語義學研究時期。理查茲(1893-1979)提出了著名的隱喻“無所不在的原則”(omnipresent principle),認為語義不是孤立的現象,它與話語有密切的關系。第三個階段是多學科研究階段。很多學者從心理學、哲學、符號學、認知科學等角度對隱喻進行研究。法國著名哲學家、符號學家利科(1975)出版《隱喻的規則》,評述修辭學在隱喻研究的局限性,并在話語語言學對隱喻進行研究,主張從詞匯單位過渡到句子單位乃至話語單位來考察隱喻功能。萊考夫和約翰遜(1980)出版《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主要致力于研究隱喻的認知本質、隱喻的心理實現、以及隱喻在人類認識客觀世界中的作用和人類解讀隱喻的方式。它是隱喻研究中的又一個里程碑。

我國到1994年之后對于隱喻的深入研究也漸漸嶄露頭角。束定方(2000b)在對西方隱喻理論進行概述的基礎上對隱喻產生的緣由、工作機制和本質特征等方面作了全面的論析。趙艷芳(2001)論述了認知語言學的內涵和認知模式等。胡壯麟(2004)從語言學、認知科學等角度探究了隱喻與認知的關系、隱喻的理解和應用等。藍純(2003)以認知為視角,考察了漢語和英語的空間隱喻。

三、 分析

盡管前人從不同視角對隱喻進行了具獨特見解的探討,但大致上均未對施喻者構建隱喻的認知機制以及構建時所起的主導作用做詳細分析。施喻者是通過語言或畫面來構建隱喻并使它富有意義,比如,有些隱喻已廣為人知,在時間的傳播中已有了固定的意思和用法,大家也就拿來就用。但是,我們不能否認任何隱喻都有一個被初次使用的過程,即一個被創造的過程。可以說,每一個隱喻的產生都是人類認知客觀世界的一個創新。“既然說話人都有獨自的經驗,必然以各自獨特的不全相同的方法解釋同一個詞”(胡壯麟2004)。若沒有使用和構建,隱喻就不復存在,正如Lakoff所說,我們的思維本身就是具有隱喻的,那么,施喻者到底是如何構建隱喻的呢?構建涉及我們思維和心理的怎樣一種過程?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先要解決隱喻使用的觸發機制。Ortony(1980)指出,隱喻是把握平常語言難以確切表達的主觀經驗。人類之所以使用隱喻,在大多數情況下是為了抒發自己對特定客觀事物的一種特有的認知,從而實現“勸說”功能。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J.F.Kennedy在1961年1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大量使用了隱喻,其目的是為了號召全美人民和他并肩作戰,去尋求“世界平和和美好生活”。如:

1.The torch has been passed to a new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2.To those peoples in the huts and villages of half the globe struggling to break the bonds of mass misery, we pledge our best efforts to help themselves.

第一句中torch原意是指“火把,火炬”,在這里說火炬傳遞給新一代美國人,是指新一代美國人民肩負著美國民族復興的責任。第二句中break the bonds ,bond 原意是“繩,聯接物”,這里被作者解釋作一段關系。肯尼迪之所以使用這些隱喻是為了更好地表達自己思想和情感,借此讓受喻者產生情感的共鳴。

隱喻的“勸說”功能小到日常談話,大到傳道授業、影視和銷售產業,無所不在。我們常常會被一些與眾不同的廣告吸引,如:

1.To me, the past is black and white, but future is always colorful.(軒尼詩酒)(對我來說,過去一片黑白,但未來便是多彩的。)

2.秋天,褲子的不同表情。(服裝廣告)

第一句用黑白色彩代表生活的單調乏味,用多彩表現未來的活力與精彩,喻意此酒能使生活推陳出新。第二句中“褲子”被喻為“秋天不同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唐突,可仔細一想,這是施喻者為表現不同褲子的款式、布料和顏色等,如同秋天一般,多姿多彩。可見施喻者的獨具匠心。

由上可看出,隱喻使用的觸發機制是表達的需要,是施喻者這一認知主體需要表達對包括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自我觀點和情感傾向,這才產生了隱喻。而新的隱喻之所以不斷產生,就是因為有許許多多的施喻者從自身所特有的視角觀察并表征世界,出于表達自己思想和情感的需要,往往憑借自身養成的世界觀、宗教信仰、文化常識、教育程度以及個人經歷等因素來構建隱喻。所以,隱喻其實是具有強烈的個人色彩的,我們平常所說的“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其蘊含的道理也在于此。王寅(2005)也指出,認知主體對于隱喻的使用和理解所起的關鍵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不同名族和地域的人會創造出不同的隱喻。

在中國,紅色是熱鬧、喜慶的代名詞,國旗是紅色的,逢年過節大多用紅色燈籠和剪紙來裝飾,可見,這是一個舉國上下普遍接受的褒義色彩。而在西方一些國家中,紅色往往代表危險、誘惑和丟失純真的隱含寓意。在西方文明重要來源《圣經》中,夏娃被化身為蛇的撒旦騙吃紅蘋果,從此知榮辱,也因此失去上帝的恩寵,被逐出天堂樂園。在電影版《德伯家的苔絲》中有一個片段,女主苔絲前往杜伯維爾家認親時,少爺阿列克鐘情于她,并喂她吃了一顆紅草莓,結識之后在他的誘惑下失貞于他。故事的發展似乎與前面的紅草莓沒什么關聯,可作者為什么要用紅草莓施喻,而不用其他的水果,也是源于紅色在西方文化中隱含誘惑、失去純真之意,與夏娃偷吃禁果的喻意如出一轍。可見,文化、地域的差異也會創造出千差萬別的隱喻。

除此之外,我國古代哲人莊子曾構建了“人生如蝴蝶”這一隱喻,其典故原文是“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阿根廷小說家詩人及文學翻譯家博爾赫斯(2002)在《談詩論藝》一書中對莊子這一隱喻評述:“‘人生如蝴蝶’是一個絕佳的隱喻,因為蝴蝶具有一種優雅、稍縱即逝的特質,如果說人生真的是一場夢,那么用來暗示的最佳隱喻就是蝴蝶了。”可如果施喻者并不是莊子,而是一位數學家或是一位普通的農民工,他們眼中的人生就不會是蝴蝶了。不然同是從學生的口中又會聽到多種對學校的描述,“學校是靈魂的歸屬地”,“學校是煉獄”,“學校是大染缸”等等。由此可見,隱喻的構建受約束于主體的知識結構、個人經歷、感情色彩等因素。

如上所述,隱喻的使用均是在施喻者這一認知主體的作用下進行的。但是,施喻者使用隱喻并不是胡編亂造、信馬由韁的,必定要遵循一定的語用原則,這樣才不會造成受喻者的理解混亂,導致隱喻無意義。試體會下面幾個句子:

1.他這人行為乖張,典型的三國里的張飛附身。

2.汽車在蜿蜒的山道上疾馳,如脫韁的野馬。

這兩個句子一看就特別別扭,因為它們反常識。張飛性格暴躁又怎會乖張?“汽車在蜿蜒的山道上”本應走曲折路線,又如何像“脫韁的野馬”飛奔。這給受喻者造成一種混亂之感。產生這種牽強隱喻的原因是缺乏邏輯的嚴密性。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因個人經驗和教育程度的差異,誠然邏輯的嚴密程度必定不等。而人又是認知的主體,那是通過什么原則來指導和約束隱喻的構建呢?王文斌(2007)在《隱喻的認知構建和解讀》一書中提出采用邏輯學中自洽性(self-consistency)概念來作為隱喻使用的指導原則。即認知主體在施喻時,要對自身的主觀判斷或思考做到自我一致、自我協調和允準,相應于英語中的“self-negotiation”。但是,自洽原則需要有前提條件:施喻者要具備世界知識、對社會常規的把握、人生經驗、記憶等個體要素,還要對客觀事物具有敏銳的洞察力和感悟力。若不具備這一條件,自洽原則的作用就會被削弱,反之,就會加強。我們平時反駁他人說話的漏洞和思維的局限性,其實不就是指明他們在這個領域知識甚少,不足以統籌全局,導致語言邏輯混亂言不達意。總而言之,不管施喻者構建出怎樣的隱喻,都是基于他們的世界知識、宗教信仰、人生經驗的一種認知結果。

四、結語

毛永寬(2004)指出,攝影中的取景,就是攝影畫面如何來定格。人們通過自己對世界的審美和感悟,將感受到的事物通過選擇性取舍和合并,組成一幅有創意的自我眼里的風景。施喻者對于隱喻的認知構建亦是如此。他們基于自身的世界觀和人生經驗觀察并表征世界,以此實現“勸說”功能。其中具備的世界知識、對社會常規的把握、人生經驗和記憶越充分,所能表達的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越客觀和完善。

參考文獻:

[1]Lakoff,G &Johnson.Metaphors We Live by[M].Chicago:Chicago University Press,1980.

[2]Ortony ,A. Metaphor and Thought[C].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33.

[3]博爾赫斯.談詩論藝[M].陳重任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2.

[4]王寅.認知語言中值得思考的八個問題[J].《外語研究》,2005(4).

[5]王文斌.隱喻的認知構建與解讀,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7.

[6]謝之君.隱喻認知功能探索,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

[7]束定方.隱喻學研究[M].上海:上海外國教育出版社,2000b.

[8]趙艷芳.認知語言學概念[M].上海:上海外國語教育出版社,2001.

[9]胡壯麟.認知隱喻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10]藍純.從認知角度看漢語和英語的空間隱喻[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3.

[11]矛永寬.攝影技巧與數碼攝像[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4.

 

打印 | 錄入:yufeifei | 閱讀:1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關鍵詞論文內容作者  
橘子公园电子